汨罗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皇朝第一妃 第七十八章 疑心有私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7:33 编辑:笔名

皇朝第一妃 第七十八章 疑心有私

“大胆——”

一道清脆锐利的女声划破长空,惊了侃侃而谈的才子佳人,扰了青天白日下煦风梨花。

薛海娘惊得侧身回望,入眼即是一凤冠华服女子领着身后一众宫人宫女浩浩荡荡而来。

薛海娘盈盈一拜,高声呼道:“奴婢叩见平阳公主殿下,恭祝殿下长乐未央。”

放眼六宫,除却太后,便唯有与皇帝有着嫡亲血缘的平阳公主胆敢头戴凤冠。

北辰旭遂走至平阳公主身前,作揖道:“青天白日,公主殿下如此声势浩大而来只怕引起六宫非议。”

平阳公主本就愠怒,而今北辰旭这一番更似*般,她不假思索便道:“青天白日,北辰皇子与微贱宫女你侬我侬不觉羞耻?”她视线下移,瞅着那谦卑倩影,心间恼火,嗤笑道:“本宫长乐未央?本宫何以长乐未央,你这贱婢,青天白日,胆敢企图献媚亵渎北辰皇子殿下,真真是罪该万死。”

薛海娘忙道:“公主息怒

,请公主明察,奴婢微贱之身,北辰皇子乃天之骄子,云泥之别。”

平阳公主勾唇冷笑,“你倒还晓得自个儿微贱,既如此,怎敢做出此等不知廉耻,大逆不道之事。”

北辰旭眸色一凛,平阳向来蛮横无理,心狠手辣,视人命如草芥,更枉论区区宫婢,他上前,薄唇轻启:“公主实在是冤了她。”他微抬眼睑,美如清辉的眸似摄人心魂般,直直与平阳公主相视,口吻柔了几分,“我素来喜爱梨花,公主可是晓得?”

平阳公主轻蹙着眉,虽不知北辰旭何故谈起他素爱梨花,却亦是不假思索道:“自是晓得。”

她乃先帝嫡出,天之骄女,得天独厚的出身使得她自幼便性子骄横,我行我素,那时她及笄未久,凤冠锦衣加身,却无一人随侍,彼时她只觉人多繁杂,且行为拘束,便寻了个午后,独自一人绕着偏僻小径,无意闯入这静默之地。

初见时,煦风皎梨,他一袭银装裹着,便叫她再移不开视线,彼时是,而今亦是。

北辰旭又侃侃道来:“质子阁梨树虽我栽,可我盛爱梨花,自是不免见它孤苦凋零,我瞧着这婢子伶俐,且不因我质子身份轻视于我,是以嘱咐她除每日送膳之外,便替我好生料理院中梨花,却不曾想这婢子不曾精通此道,我闲来无事便指点一二,却不料想,竟是叫公主瞧见,且叫公主误会。”

平阳公主闻之,将信将疑,一来她生于皇家,哪怕天纵娇子,可置身淤泥也难免如历来皇室般生性多疑;二来她钟情北辰旭,自古女子待心爱之人,本就是眼里揉不得一颗沙子。

可,心思聪颖的她又怎会不知若此刻咄咄逼人,怕是会叫北辰旭心生厌烦,即便……他面上许是不曾表露,可她终是不愿他心里头暗暗记恨、厌恶她。

“如此倒是本宫多心了。”平阳公主盈盈一笑,睨了一眼姿态谦卑的薛海娘,挑了挑眉,“你,唤何名讳?”

薛海娘敛眉垂首,“回公主殿下,奴婢薛海娘。”

“抬起头来叫本宫瞧瞧。”她又道。

薛海娘嘴角轻扬,凤眸掠过一道狡黠,不卑不亢抬首,肤若凝脂,五官精致,清丽脱俗,本该是难能一见的美人坯子,却偏偏让她眼睑下星星点点的铜黄*斑生生给毁了。

平阳公主略显嫌恶地轻蹙远山眉,下颌微微抬起,嘴角却扬起一抹笑弧,“无需跪着,起来吧。既是北辰皇子器重你,便好生伺候着。”

她既是钟情北辰旭,又岂会对他身处何境一无所知。芳儿自诩是萧贵妃远方表亲,向来傲慢得很,太后有意打压萧贵妃,是以寻了错处将她打发到质子阁伺候,心高气傲的芳儿自是心存不甘,虽不敢肆意妄为,却也不曾怀揣着忠心办事儿,故而每日除了往质子阁送膳,此外便是不见踪影。

“是。”

待平阳公主率着一众宫人宫婢浩浩荡荡离去,二人高悬的心方才落地。

“不曾想却是我连累了你。”北辰旭无力摇头。

薛海娘面露惶恐,下意识地退了一步,“若非北辰皇子替奴婢解释,奴婢只怕今儿便是跳入黄河也洗不清了。北辰皇子万勿再说这话。”

北辰旭抬眸凝向薛海娘那片皓白,半晌后淡淡道:“这梨花,日后便无需再修剪了吧!”

薛海娘粲然一笑,偱着他视线望去,甫启唇,呖音楚楚,清婉悦耳,“平阳公主既是知会奴婢好生伺候北辰皇子,奴婢如何能够违背公主殿下之命?北辰皇子莫要陷奴婢于两难之地才是。”

北辰旭侧目望去,恰好视线相撞,四目相对,她背着旭光而立,灿烂金光在她脸上投下一片剪影,粲然一笑,竟是叫万千皎梨也顿时失色。

——

“公主殿下怎的便轻易放过那贱蹄子,奴婢瞧她貌丑若鬼,还不知廉耻地往前凑,也不瞧瞧自个儿是什么身份,即便皇子如今身陷囹圄,可天之骄子的身份却是实实在在搁在那儿的,岂是她一卑贱之躯可以窥视?”

花穗自幼便被先帝指派服侍平阳公主,唯她马首是瞻,且凡事一一为她着想,平阳公主钟情北辰皇子她自是了然,是以瞧着那无盐婢子胆敢与北辰皇子独处,便恨不得上前替平阳公主狠狠地划花她的脸蛋儿。

平阳公主莲步轻移,下颌轻抬,不以为意,“你既是晓得她貌丑若鬼,便该晓得她于我而言毫无威胁,既是并无威胁之人何须花这心思。再者,北辰旭既是器重她,若是本宫除了她,难免叫北辰旭心生怨念。他亦是天之骄子,自有其傲气所在,为了这等小事,与他生嫌……终究不值。”

花穗仍是疑虑难消,“可,若真是这贱婢心存亵渎之念,那该如何是好?”

平阳公主嗤笑一声,“我已知会了宫人暗中留意,那贱婢若是真真存了这等污秽心思,便叫他寻个时机悄悄做了她。”

本溪男科医院哪家好
揭阳治疗卵巢炎费用
铜川治疗不孕不育费用
本溪治疗包皮包茎方法
揭阳治疗卵巢炎医院